主页 > 配资入门 > 宁德时代造富:17天,这家PE巨头浮盈超30亿

宁德时代造富:17天,这家PE巨头浮盈超30亿

admin 配资入门 2020年08月05日

当年在一级市场,宁德时代曾是众多VC/PE热捧的独角兽;如今上市后,这家电池巨无霸在二级市场依旧炙手可热。

今日(8月4日),宁德时代定增股份正式在深交所挂牌上市。至此,这一笔近200亿元的巨额定增融资终于告一段落。

投资界获悉,宁德时代此次定增异常火爆,一共有35家投资者申购增发的股份,然而最终只有9家获得了配售的份额。其中,高瓴资本认购100亿元,本田技研工业(中国) 投资有限公司认购37亿元。

受此影响,宁德时代股价已经连续6日上涨。今日开盘,宁德时代股价微跌,不过迅速延续了前几日的上涨状态,股价一度高达222.8元/股,市值达到5189亿元。截止午间收盘,宁德时代的股价稳定在214元/股,市值为4989亿元。

受益于新能源汽车的迅猛发展,电池行业也迎来了一波大爆炸。宁德时代,这家成立于2011年的动力电池企业无疑搭乘上了这股东风,仅仅用了9年的时间,从0做到5000亿市值,缔造了一个创业神话。

200亿巨额定增,

高瓴账面浮盈已达34亿

宁德时代定增案备受瞩目。

据了解,宁德时代此次非公开发行新增股份 122,360,248 股,募集资金总额约197亿元。其中,最终高瓴资本认购100亿元,占总额约51%,成为宁德时代第九大股东;本田技研工业(中国) 投资有限公司认购37亿元,占总配售金额约19%。

此外,宁德时代此次的本次非公开发行的发行对象还包括太平洋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UBS AG、北信瑞丰基金管理有 限公司、J.P. Morgan Securities plc、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JPMORGAN CHASE BANK, NATIONAL ASSOCIATION。

发行完成后,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100%持股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瑞庭投资有限公司,对宁德时代的持股比例降至24.53%,仍为大股东;黄世霖持股比例为11.2%,是第二大股东;高瓴资本持股比例为2.27%,为第九大股东。

宁德时代公告显示,此次非公开发行的配售价为161元/股。从7月17日宁德时代公布配售结果至昨日,按照宁德时代8月3日215.6元/股的收盘价计算,17天的时间让宁德时代此次的认购方账面浮盈已经达34%。以本次认购金额最大的高瓴资本来说,其100亿元的认购金额账面回报已达34亿。

不过,本次发行对象认购的股票限售期为新增股份上市之日起6个月,这意味着其上市流通时间为2021年2月4日。

作为本次认购中份额仅次于高瓴资本的本田甚至承诺,5年内将承诺持有股份,维持长期的友好合作。其实这已经不是本田和宁德时代的第一次合作, 2019年2月,宁德时代与本田曾签署合作协议,计划到2027年前宁德向本田供应56gwh电池。

正因如此,本田从众多产业资本方中脱颖而出。据悉,西藏鸿商(股东为洛阳钼业背景)、上汽颀臻(上汽控股)、西藏旭赢(郑州宇通100%控股)等多家投资者也都曾参与宁德时代非公开发行新增股份的申购,但最终并未获得配售份额。

市值5000亿,

上市两年涨7倍,创业板一哥传奇创业史

从曾经一家默默无闻的电池企业,到市值5000亿的巨无霸,宁德时代的发展堪称传奇。

2003年,正为iPod续航发愁的苹果找到了ATL,希望后者为其定制一款能用于新一代iPod的高性能电池,既要满足特殊的形态又要有高容量提升续航,还得保证安全。这些需求,统统正中ATL技术的下怀。经此一役,ATL顺利打入苹果的供应链。

此后,在智能手机全面兴起普及后,ATL发展势头更盛,相继成为vivo、华为、三星手机的电池供应商,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聚合物电池供应商。

在称霸手机电池行业后,ATL董事会敏锐察觉到了新能源汽车产业动力电池的无限商机。

但是,由于2005年日本TDK集团买下了ATL的100%的股权,按照政策规定,全外资公司不能生产动力电池。所以在2011年底,曾毓群将ATL的汽车动力部门剥离出来,在宁德成立纯中资公司CATL,中文名为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专注于电动汽车、储能锂离子电池系统的研发生产。

宁德时代成立后,曾毓群将目光锁定在三元锂电池的研发上,因为它有着能量密度高且成本低廉的特点。成立后的三年里,宁德时代研发团队一直专注于动力电池研发,将导电铜箔厚度从8微米降到6微米,从而提高了2%的电芯能量密度,续航里程也随之增加。宁德时代快速被市场认可,成为了中国最大的动力电池生产基地。

2018年6月11日,宁德时代今日正式在A股上市,这家在电池行业之外鲜有人知的独角兽,终于走到了聚光灯下。尽管募资额从招股书预披露时的131.2亿元缩水至53.52亿元,但宁德时代还是打破了创业板的募资纪录。开盘首日大涨44%,市值逼近800亿。

然而,对于宁德时代来说,这只是传奇的一个开始。上市仅2年,宁德时代相比IPO时的发行价已经翻了超过7倍,市值超过5000亿元,成为创业板当之无愧的一哥。

巅峰时期,车企董事长排队求电池

如今,宁德时代要面对一场硬仗

受益于新能源汽车行业的迅猛发展,动力电池需求也随之拉升。不得不说,提前布局动力电池的宁德时代占尽了先机。

就像发动机是燃油车的核心部件一样,动力电池是新能源车的核销部件之一。整个动力电池模块,其成本可以占到整车的35%40%左右。动力电池的质量、性能直接关系到电动车的安全、续航里程,而这些都是用户在购买时重点比对的参数。在一定程度上,动力电池对电动车的重要性,就像CPU之于电脑。

业内流传着一个细节:在宁德市的金海湾酒店,有一段时间驻扎了各大车企员工,以求和宁德时代合作。理想汽车CEO李想曾透露:“宁德时代都是车企董事长到它们那排队去要电池。”宁德时代在国内动力电池市场的火热程度可见一斑。

数据显示,宁德时代市场占有率从2018年41.2%增长至2019年51.8%,装机量32.3GWh,同比增长37.4%,增速远超行业平均,连续三年成为全球销量最大的动力电池企业。

不过,具有强大先发优势的宁德时代也并非可以高枕无忧。

在海外市场,把持动力电池份额的玩家主要有韩国企业LG化学、三星SDI,日本企业松下等企业。其中,LG化学的势头强劲,其市场份额从去年的10.8%飙升至24.2%,已经取代宁德时代成为全球市占率第一的动力电池厂商。

这背后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特斯拉此前一直使用松下和LG化学的电池。而随着Model 3在全球尤其是国内市场的畅销,不仅带动了LG化学市场占有率的飞速增长,也使得宁德时代在国内市场的份额出现下滑。

不过好在,特斯拉今年也宣布了和宁德时代合作。曾毓群此前还曾在采访中表示:“我们不排除为特斯拉柏林工厂提供电池的可能性。”这或许会是宁德时代扳回一局的重大契机。

眼下,车企开始纷纷通过股权的方式和动力电池厂家进行深度绑定,5月28日,大众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收购国轩高科26.47%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7月3日,梅赛德斯-奔驰宣布与孚能科技(赣州)有限公司深化战略合作,并收购了孚能科技3%的股份。

显然,随着动力电池行业更加成熟、竞争愈发激烈。“车企董事长排队”求合作的日子已经过去。在多重因素下,动力电池企业们承受着车企的议价压力,利润空间被一再压缩。

未来,宁德时代所面对的将是一场硬仗。

广告位
标签: